姓名: 毕海青
班级: 2010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

当初我会选择临床医学这个专业纯粹是遵从家里的决定,而我本身对医生这个职业也是有些好感,电视剧里的医生一身白衣,听诊器,病历本,充满着吸引力和神秘感,现实中的医生也是同样的神通广大,像是有将病痛驱散的魔法。

光鲜的背后往往都藏匿着艰辛与汗水,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我深知我选择了一个知识厚重又细碎,实践复杂又精细的专业,然而,我也深知,我时刻敬仰着这个一丝不苟、认真严肃的专业。无大毅力者不可成医,唯有在宁静的课本中寻觅真谛,方能在临床工作中一显身手。图书馆,一个人,一下午,是医者应有的态度,研读课本,是对患者负起的责任。

实习期间是我最靠近医生这个职业的时候,每当看着医学界的前辈们将毕业心血归纳成厚厚的医书,看着病房里本少气懒言的病人们经过治疗后逐渐好转,当作为助手的我在手术台上学老师敏捷严谨的手术时,我都会从心底涌出一股狂热的激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奋战在医学岗位上。

5年的医学生涯,让我成长了许多。从对医学一知半解的门外汉到已将无菌观念变成好似与生俱来的习惯,从解剖课上远远观察人体结构的我到想要拿着手术刀跃跃欲试,从感叹内科书厚过字典、病种繁多又相似到可以独自接诊一个病人并交出令人满意的大病历......一点一滴,一步一步,时至今日,我庆幸我当时选择的这个专业,它所给予的成就感是其他无法比拟的,我不用担心我毕业后为不知从事什么工作而惶然失措,不必为所学的知识荒废无用而惋惜不已。

既然关乎生命,神圣之外必然要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总有些疾病是现今医学无法治愈的,转瞬即逝的生命让我敬畏,想挽回却不能挽回的逝者的灵魂,映射着医者的无奈,抓不住的生命就像一握紧就变黑暗的月光;医者和患者之间也难免会有纠纷,近几年紧张的医患纠纷不是让我们望而却步或躲避,而是警示和激励我们重视人文修养和交流能力,一个称职的医生应该站在病人的角度去尽力感同身受。既已穿上白衣的我们,必当正视生命,正视自己肩上的责任,方不辜负了出入医学院时自己许下的誓言。

正如捷克作家米兰·昆克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写道:“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几经历练的我,只为做一支小小的火烛,执着在漫漫医学路上。

版权所有:绍兴文理学院医学院招生网 | 技术支持:海马科技
返回首页